网站首页    |    童氏源流    |    宗支世系    |    宗亲动态    |    童氏名人    |     谱牒史料    |    名胜民俗    |    寻根觅亲    |    宗亲留言    |    联系我们    |    童氏企业
【中华童氏-电子版】【童氏文集】 【宗亲名录】 【网络投稿】【发布供求信息】 【繁體中文】
   中国近代力学的奠基人...
   浦江义乌童氏对谱 ...
   浦阳童氏晚辈重阳拜访...
   温州平阳童氏远祖新发...
   童大至:三次参加国庆...
   英德金鸡大窝村童氏祠...
   万一郎公修祠理事会在...
   我的哥哥童道明
   童晓武的“五彩工具间...
   高安中学校友童玉珍荣...
   安徽金寨县聘能人童维...
   【人物】童锦泉:从启...
   我眼中的童恒军
   童道明宗长追悼会今在...
   兰溪党组织创始人童玉...
   戏剧家、翻译家、契诃...
   三十五个小时,知道了...
   浙江黄岩上岙童氏重修...
   泸州童氏子祥公世系家...
   父亲的善良不溢于言表...
 
【乌伤风情】多彩古韵西门街
发表时间:2019/7/7 11:13:22     新闻来源:2019.7.7《义乌商报》     阅读:344次
  
 
 
 
2000年前后的戚氏宗祠 童晓 提供
 
 
 
  1999年的西门街育婴堂(左侧)与童忠义祠旧址() 童晓 摄
 
 
 
  1999年的西门街双贵弄童氏老少乐。 童晓 摄
 
 
  昔日的西门老街。 陈建荣
 
 
 
  老西门人在2018年清明前后迎龙灯的场景。 陈亮文化研究会 提供
 
 
 
  西门街口的童氏古宅,是现存不多的古宅。 童晓
 
 
  随着城市现代化大潮汹涌而至,义乌老城已旧貌换新颜,但记忆对于任何一座城市依然是重要的。走在被拆迁的西门街上,有时会留下一声叹息,但更多的则是一段对老街朦胧的追忆,继而感受这座城市背后的故事,其影像和画面永存于灵魂深处。
  ●王曙光
 
  印象里,明代崇祯知县熊人霖有描写迎恩门的诗句:
 
  越东甲县枕清川,稠岭通源沃野遍。
 
  春到山城开汉诏,秋祈社鼓祝公田。
 
  ……
 
  迎恩门过去即为西门,宋元时代叫金华门,它曾是义乌通向金华府的官道。那时傍门建有一个名“渌波”的亭子,县官迎接皇帝圣旨诏书和上级官员都在这里。迎恩门旧址虽不复存在,但深印在老义乌人脑海里,就像他们记得古代西门叫上市街一样。
 
  据清嘉庆《义乌县志》记载:“县前直街(即东街)、上市街(县西,在迎恩门内,与西街相贯)、南街(旧名下市街)、西街(湖清门内)。”这些街道中,属上市街(西门街)最为繁盛。它东起原新马路,与朱店街和塔溪路相接,西至西门尖通向义金路(后来的城中西路)2000年的旧城改造后,西门街东西两头分别通往丹溪路与香山路,仅剩600余米。
 
  ( )
 
  人生记忆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记忆是痛苦的,失去记忆则是不幸的。一座城市何尝不是这样?
 
  记忆中的西门街,小巷深深,蜿蜒曲折,这里有不少明代建筑,诸如童大宗祠、童忠义祠(纪念抗倭名将童子明)、戚宅里、大夫第(又叫大厅里、景谊堂)、王德二祠门楼等等;还有大量的清代民居,它们以两进的四合院为代表,结构五间至十八间不等,青瓦白墙的,被称为“全座屋”。可以说,一座宅院就是一部动人的小说,一座祠堂就是一部厚重的宗谱。
 
  那天下着雨,前往西门街寻找戚继光当年的“行踪”。七拐八拐,到了留存的戚氏宗祠。宗祠看去颇为显眼,名气不小,是当年由戚继光捐赠建造,房屋虽略带陈旧,但无不存有历史印痕。而门外的魁星塘,雕花石板护栏,水光荡漾,旧貌依然。“该处附近有大夫第遗址,戚塘则因历史久远被填埋”。我们久久伫立着,细细聆听着“戚继光在此屯兵练兵”的传说,耳际间仿佛当年的英雄赞歌在传唱。
 
  徜徉西门街内外,寻觅着残留在脑海深处的老街身影:会魁第、绳武堂、还金堂(原称后堂屋)、六横堂、陈大宗祠、城隍庙……它们是小街的灵魂,虽历久沧桑,但古风犹存,古韵宛在。而旧时这里商旅络绎,店铺声喧,市面热闹,街景繁荣……作为老义乌人的记忆,这份深深地挥之不去的乡情缠绕着我。眼下,道路狭窄逼仄,建筑老旧寒碜,有的即将沉没于历史,心头便有些沉沉,有些戚戚,有些依依。
 
  以前,西门街是个古老的民居区,世居陈童王张楼等姓。人们聚族而居,崇文重教蔚成风气,文化承续绵延不绝。比如:魁星塘前临街,古代有一座魁星阁,传说魁星神主宰文章兴衰,西门人重文,崇敬魁星,因此大夫第的正门偏东。宋庆元二年(1196),南宋婺学永康学派的创始人陈亮第四子陈涣,由永康迁居义乌绣湖滨,为稠城西门绣川陈姓始祖。据载,当时九所社学之一的绣湖社学就设于西门区域的绣湖滨。1898年,陈亮第廿七世孙陈左山在陈玉梁先生倡议下,在绣川陈大宗祠创办起“私立绣川初级小学堂”,六年后又在绣湖书院创建“官立绣湖高等小学堂”,并首任校长,开创了义乌办新学的先河。1956年,陈亮后裔为解决义乌师范办学困难,还主动将陈大宗祠提供作该校校址。在这之前的1937年和1945年,上海君毅中学和私立树德初级中学分别“落户”陈大宗祠,小小祠堂响彻琅琅书声。
 
  ( )
 
  走近西门城隍庙,意外邂逅了久仰的“西隅龙祖”。它也称“西门老龙”,全身呈棕红色,威风凛凛。义乌迎龙灯历史久远,在民间就流传着”先有木龙头,后有乌伤郡”的俗语,说明早在乌伤县形成(222)之前就有了这项活动。往年每逢正月十五前后,西门老街最为热闹,舞动长龙、浩荡之场面甚是壮观。义乌十里八乡的龙灯,到了城里也要向西隅龙祖朝拜,以示敬重,期待来年风调雨顺。如今,这一传统文化的活动已渐行渐远,人们在城区难以见到迎龙灯的景观,为此倍感惆怅和依恋。
 
  在西门街,有几处场所不得不提。一所是育婴堂,另一所是养济院,均为过去的福利慈善机构。1938年旧育婴堂和贫民习艺所改组为救济院,当时是全县唯一的救济福利事业机构,1940年停办,该址后改为印刷厂。我们寻找西门街58号育婴堂旧址,聆听着人间的酸甜苦辣和悲欢离合,它沉淀的历史深远,蕴含的传统文化丰厚,让人为之震撼。
 
  确实,老街虽老,却有着灿烂的传统文化,美德育人,名儒代有,辈出精英。有因平乱寇以身殉国的童必大,抗倭屡建奇功的名将童子明,少负俊才、携万人修筑河堤的陈思任,辛亥革命党人、一心实业救国的童必挥,军工专家、全国工程师学会会长陈榥,晚清秀才、一生教书育人的陈建,七代路不拾遗、家风传世的陈公昌、陈德教、陈圣峻……
 
  ( )
 
  乡愁是一杯酒、一朵云,守护好乡愁才能留住根。探访中,一些文友告诉我,留住义乌古城的一点“念想”、保护历史文物,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事实上,西门老街拟拆迁时,政府已对名宅古祠的处置很慎重,对有价值的、地方名人的大多计划保留下来。为此,不少有识之士还建议:实施街道两头恢复,即东头以童必大“崇祀名贤”牌楼,西头为迎恩门城楼,作为西门的标志性景观;保留魁星塘,恢复大夫第与魁星阁,重点为西门及义乌历代科举进士文化,展示义乌的文脉。
 
  “修缮恢复戚氏宗祠(五进),结合童子明忠义祠,建成义乌戚继光纪念馆,展示义乌兵的武魂。”童必挥孙子、童氏宗亲网站长童晓表示,展示义乌传统的信仰也很重要,建议有关部门保留与修缮城隍庙与西门龙祖,恢复双桂弄礼祀弄,建成民间信仰民俗展示区。此外,计划中拟迁建古建筑,可以建成“三大馆”,即陈亮纪念馆、义乌先贤馆,义乌工商业陈列馆以及陈氏宗祠;再结合西门近代童必挥南华莹石公司、电气公司、龚聚源等史料文物,集中展示古代近代(重点是近代)直至现代义乌的工商业史,传承义乌的商脉。
 
  义乌曾有这么一座古城,这么一条完整的西门老街!
 
  在人们的心里,它既有历史兴替的沧桑,社会前行的脉络;也有时代发展的足迹,城市个性的烙印。大家有理由期待老西门街的凤凰涅槃。
姓 名: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相关专题:名胜民俗
·童氏英德市九龙镇金鸡大窝村规划设想 (2019-8-30)
·可惜了,尚书墓 (2019-6-23)
·黄岩上岙:一个有历史故事的地方 (2019-3-26)
·西安的童家巷 (2019-3-21)
·连城莒溪童屋元宵游龙 (2019-2-21)
打印新闻     |      关闭窗口
 

童氏宗亲网 ©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 邮箱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