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童氏源流    |    宗支世系    |    宗亲动态    |    童氏组织    |    童氏名人    |     谱牒史料    |    名胜民俗    |    寻根觅亲    |    宗亲留言    |    联系我们    |    童氏企业
【中华童氏-电子版】【童氏文集】 【宗亲名录】 【网络投稿】【发布供求信息】 【繁體中文】
   浙东童氏续访记
   告宁乡企石冈童氏族人...
   江西童氏宗族举行升国...
   湖北年会新亮点
   湖北宗亲2017年...
   童海根童氏文化专著《...
   江山桐溪童氏颁谱大典...
   浙江童氏宗亲会举办...
   2016-2017年...
   2017江山会议日程...
   关于召开2017江山...
   义乌籍电影人童国强 ...
   福建通联员童化平拜会...
   2017年重阳节浦阳...
   童氏宗亲网聘请第十四...
   浦江县童氏宗亲会20...
   香港童氏宗亲回前童祭...
   清代著名画家童钰梅花...
   湖南省出席党的十九大...
   一人跳河救人,一人开...
 
辛亥光复党人童必挥(原创)
发表时间:2016/10/26 8:54:36     新闻来源:童氏宗亲网原创稿     阅读:919次

     童必挥(1882-1942),义乌稠城西门人,名文奎,字子联,号必挥(庠名壁辉),以号行。南宋安定知府童必大24世孙。义乌籍光复会员、同盟会员。辛亥革命时曾率部参加光复杭州、南京之役。后投身实业救国,任义乌商会会长,积极防治鼠疫。拒作汉奸傀儡,1942年以身殉国。

 

 童必挥遗像

 

                                          末科秀才

      童必挥的先祖世居北宋都城汴京(今开封)。南宋初年始迁祖承事郎童廉伴驾南渡,卜居于义乌西门。明代嘉靖年间,稠西童氏的一支由西门迁居廿三都巴陇村(遗址在现江东镇西赵与岩店之间)。清同治壬戌年(1862),巴陇村被太平军火焚屠村,全村仅遗下童人求一支独苗。童人求后移居义乌江对岸江湾镇,娶塔山下丁氏,生童必挥与童文星二子。

      童必挥幼时,家境甚为贫寒。隔壁下赵村赵华忠家是地主,比较富有,家里请了私塾先生教赵华忠。没有伙伴,就请隔壁巴陇村的童必挥做伴读。后来,童必挥又每天步行十多里,慕名到城西杨村秀才龚宝学的私塾读书。    

     童壁辉(庠名)是一位既勤奋又胸怀大志的学生,令龚先生十分喜爱。壁辉家贫,上学时往往带几把炒过的黄豆充饥。先生自己虽不宽裕,但他爱生如子,常把自己积攒下的口粮、衣物,接济这穷学生。

     龚先生的教学,不但教人学识,更教人为人做事,尤其是义乌先贤抗金名将宗泽、抗击倭寇的戚家军义乌兵等故事,成为他教书育人极好的教材。在童壁辉的心田里,从小就已深深地埋下了爱国爱乡的种子。

     数年后,童壁辉果然不负众望,考取了清朝末科秀才,成为郡庠生。  

 

 

 

 义乌稠城西门童氏发祥地

 

 

 

巴陇村遗址

 

                                          投笔从戎

 

     1903年,童壁辉告别龚宝学先生,满怀着家人与先生的嘱咐,赴杭州报考新式学堂----浙江武备学堂。当年顺利考入武备学堂第四期正则科。这一期正值新军混成协筹备时期,毕业学生多数派充混成协一、二标的初级军官,在辛亥革命浙江光复中,武备同学起了骨干作用。当时的浙江军界有“武备派”一说,曾任浙江省省长兼浙江陆军第二师师长的张载阳、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军长周凤岐、民国首任浙江省省长夏超、浙江陆军第一师参谋长葛敬恩等,都在武备学堂与童必挥有同窗之谊。

      浙江武备学堂是浙江辛亥革命的发祥地之一。 当时学堂总办是教育家伍元芝,其暗中支持革命不遗余力,把学堂当做培养革命军官的场所。童壁辉在这里开始接受革命思想的熏陶,改名必挥,立志投身革命。1905年冬,童必挥从武备毕业,充任浙江新军二十一镇八十一标中下级军官,历任弁目、队官(1911年11月杭州)、督队官、管带官(镇海炮台营长)、参谋官、教练官暨浙军六师九十八团团附(1914年驻军宁波)、浙江都督府参谋科长、兰溪团管区司令官(分管金华衢州严州三府)、省督军署咨议科员、省第二警察大队大队长等职。

      1906年秋,光复会首领秋瑾来杭州发展会员。秋瑾在军界先后吸收吕公望、朱瑞、叶颂清、俞炜、周凤歧、许耀、虞廷、夏超、叶焕华、顾乃斌、徐士镳、傅孟卫、黄凤之、魏励劲、张健、陈钝等数十人为光复会员,目的是为起义准备军事干部。 在秋瑾、吕公望、朱瑞等人的直接活动下,童必挥毅然冒着杀头的危险加入了光复会,矢志推翻满清帝国,建立中华民国,并亲身参加了震惊中外的辛亥革命。

            

      浙江武备学堂同学录

   

 

夏超

 

 

               朱瑞            

 

  

 

 

 

民国兰溪团管区司令部徽章

 

                                  尊师重教  

 

      童必挥恩师龚宝学,字珍生,号华圃,庠名海涵,字涵宾,邑庠生,清同治乙丑1865年生,光绪己丑年1889年中秀才,但清政府的腐败,国运的多舛,令他远离仕途,隐身乡野,甘当塾师。

      经过辛亥革命的洗礼,人们的思想趋于开放。为了使恩师成为新型的人才,童必挥百忙中邀请已47岁的龚先生去杭州投考新式学堂。龚先生为了表示与旧我决裂,毅然剃光了以前特意蓄留的胡须,欣然赴杭应考。

      龚先生考上了民国浙江监狱学堂。正当他榜上题名、准备入学时,一场灾难突然袭来,1912年11月初四日,龚先生突患脑溢血,客死他乡。童必挥挥泪亲护恩师灵柩回义安葬。

      龚先生逝世,童必挥不忘师恩,遂资助其三子龚啟洋考进了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一切费用由童必挥全包。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上海绸厂做工。不久,竟患上双手发抖的顽疾。童必挥为他遍延沪杭名医诊治,均不奏效,龚啟洋只得辞工归农。

      龚啟洋身残志不残,他博览群书,通晓天文地理,经常关心国家大事。童必挥不嗜烟酒,唯有万卷藏书,且不乏元明珍本。每逢农忙结束,义乌童家的“书忙”又开始了!用二十多领地簟轮流晒书,以防虫蛀霉烂。龚啟洋总是按时前来帮童必挥晒书。师兄弟边晒书边谈读后感,议论时事要闻。

     童龚两家结为世交,师生情谊延续五代,承继百年,延续当今。

     为奖励知识分子,鼓励家乡后辈学习科学文化,童必挥曾专门从杭州写信给义乌童大宗祠理事会,建议为初级师范以上新式学堂学生继续以贤田等资助,得到了理事会的一致认可,很快“遵照执行”。

 

龚啟洋

 

                                   光复杭宁

 

      1911年11月4日傍晚,浙江辛亥革命爆发。革命党人按计划发动起义,童必挥所在的浙江新军第八十一标及马队、炮队,由该标代理标统朱瑞率领,由笕桥出发,自艮山门入城,攻击军械局及旗营。其中第二营占领武林门、官巷口、涌金门一带。时童必挥任第二营第三队队官(连长),他亲率一队新军占领杭州战略要地官巷口。次日包围清军旗营,与敌相互攻击,下午旗营缴械投降,杭州光复。

     不久南京告急,11月9日,浙江新军21镇以八十一标为主抽编3000余人组成一个混成协,成立浙军援苏支队, 童必挥率所部参加援苏支队,于11月15日到达江苏镇江,与江苏、上海各部队组成江浙联军。23日,江浙联军发起攻克南京战役。

      童必挥时任营长,率所部参加光复南京战役,激战马群与孝陵卫,攻占幕府山等。在指挥攻占幕府山和马群、孝陵卫等几个重大战役中,颇著战功。经过9天血战,于12月2日占领南京。

      童必挥一生忠勇,有儒将之称。其江湾籍的勤务兵王德林后来回忆称:“营长爱兵如子;且每战,炸弹飞来,要么不退,避退也绝不超过三步”。南京一役激战孝陵卫、马群、幕府山等地,每战必胜,无败绩。

     江浙联军攻下南京后,严峻的革命形势顿时扭转。南京立刻替代武昌成为新的革命中心,为革命党人建立全国性的临时政府奠定了基础。1912年元旦,孙中山到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浙军支队扩编成师,全国统一番号为第六师,童必挥全营编入第六师。部队整编结束,即遵黄兴命令,出师北伐。2月,到达江苏宿县。此时南北已达成议和,清帝宣告退位,南京临时政府撤消,浙六师回到南京。2月15日,孙中山等祭拜明孝陵。童必挥所部被派充仪仗队去下关欢迎并警戒一切,又全部调朝阳门外明孝陵,列队拱卫孙中山等民国政要祭拜明孝陵,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浙六师于4月凯旋班师回浙,驻军杭州。1913年4月奉大总统令授为陆军步兵中校。1914年时童必挥已任浙军九十八团团附,驻守宁波。

 

 

 

 

 光复杭州时的清军旗营

 

 

杭州光复地图

 

 

 

参加杭州光复之役的浙江新军第二标弁目合影

 

 

 

 

童必挥获得的浙江都督朱瑞赠名誉奖章

 

 

辛亥革命时期,正在训练中的新军

 

 

 

辛亥时新军

 

 

 

 江浙联军赴南京

 

 

 

浙军攻入南京城 

 

 

 

   浙军列队拱卫孙中山祭拜明孝陵

 

 

浙军攻克金陵阵亡将士墓

 

 

                                         调解纠纷

 

      童必挥为人公正,在邑人中声望颇高。

      1925-1930年,发生了震惊杭城的杭州稠州公所纠纷案。1930年4月3日,义乌旅杭同乡会与义乌籍在杭火腿商人间,为了杭州江干鳖团巷前后5所共40余间稠州公所的房产的权属等问题,双方对簿公堂,在杭县地方法院审理。

     5月9日,童必挥与在杭乡贤傅贡球、黄侗、龚鳌山等人作为中间人,受双方所托,在杭州西湖湖畔之西园茶楼协商调和。为顾全乡情乡谊,经耐心细致地从中调解,达成协议,成功调解了义乌旅杭同乡会与火腿商人间的历时6年之久的稠州公所纠纷案,受到时人一致好评。

    1930年5月11日,同乡会选出9人,腌腊商人推举6人,由调解人童必挥、黄侗、傅贡球三先生,依据调解公约,在杭州十五奎巷钉鞋巷45号童子联寓所,召集开会,讨论修订《稠州公所简章(草案)》及账目收支细则,推举了各董事名单,议决于14日在公所内举行董事会成立大会。5月14日,在稠州公所举行的董事会成立大会上,大家公推黄侗为稠州公所第一届董事会主任,童必挥为副主任,管理稠州公所的事宜。1933年5月16日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又无记名投票选举童必挥为董事会主任,黄侗为副主任。期间杭州童必挥十五奎巷寓所经常成为义乌在杭同乡聚会议事的场所。

 

 

 

 

杭州童必挥十五奎巷寓所附近新老照片

 

                                         实业救国  

  

      上世纪20年代后期,童必挥逐渐脱离军政开始兴办实业。他频繁回到家乡义乌,曾租住义乌南门街,后迁回义乌童氏发祥地稠城西门,在双桂弄童大宗祠后花园居住。他致力于实业救国,大力开发民族工业和公益事业,曾先后在上海(纱厂)、兰溪(航运)、武义、义乌等地与胞弟童子照等合作兴办企业,任武义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经理(胞弟童文星字子照任董事长)、义乌县电气公司董事长(其胞弟童子照任经理),义乌南华(氟石)公司董事长等。

      童必挥等的义乌电气公司曾发起筹股创办义乌发电厂,每股大洋60元,发行股票120股,共7200元。购进大飞轮60匹马力柴油机1台、发电机2台。白天碾米磨粉,晚上照明。其设备虽简陋但已初步改变以菜油、煤油点灯的陈旧面貌,为义乌县城稠城带来一片光明。后来还在义乌西门高山背顶安装了电笛传布空袭警报,以防日军飞机空袭,使义乌城乡受益。发电厂不幸于1942年日寇入侵时遭炸毁,其设施也被拆走。   

      童必挥还曾创办了义乌南华(氟石)公司,投资开采大元乡的南山坑、徐村乡的铁骨龙、塔山乡的罗汉堂等10余处氟石矿。1930年底,全县有氟矿场23处,他主持的南华公司是经营规模较大的三家公司之一。1935年7月童必挥呈准省建设厅取得大元村南山矿区执照,1936年6月开始开采。氟矿远销日本,成为炼钢的不可或缺的添加剂。    

     1942年日军开展浙赣战役、打通浙赣铁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掠夺武义义乌等地的丰富的萤石战略资源。当年 5 月日军占领义乌后,童必挥的南华公司等民族企业全部被日军侵占。

 

 

 

 

 义乌西门双桂弄童大宗祠后花园童必挥寓所

 

 

 

 南华(砩石)公司公章

 

 

 

义乌云黄山萤石矿洞

 

                                         接任商会

 

     1939年秋,童必挥因为人公正、乐于为民排难解纷,且德高望重、商民爱戴,被公推为义乌县商会会长。    

     义乌县商会下辖烟业、粮食、酒酱、肉业(包括腌腊)、医药、棉布、南货、京百货、文具、五金(包括铁业)、成衣(包括估衣)、什货、银钱(银楼、照相)等18个同业公会。因当时县府无工商、金融、物价等管理机构,故商会拥有某些政府职能,会长就有某些裁夺之权。商会兴办民团,剿匪安民,曾有二三百号人数十杆枪。在当时甚至接过衙门的值勤守更,特别是冬防期间,还要协助衙门负责治安,税务方面也以商会为辅佐机构。

     童必挥接任商会会长时,杭嘉湖及浙西均已被日军占领,省府已迁往永康,黄绍竑主持省政府推行各项战时经济政策,童必挥身体力行,任劳任怨,积极承担了县府交办的事宜和大量的应变工作。如1940年扩建了稠城北门口至火车站段路原仅宽2.5米的人力车通道为公路,于同年4月竣工通车。

 

民国义乌商会大楼(塔右)及义乌发电厂厂址(图右下角) 

 

                                                                        防治鼠疫

 

     1941年,日军在义乌散布鼠疫,很快在义乌城乡蔓延。童必挥以商会会长身份积极参加防疫工作。

     10月11日, 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 成立了义乌县防疫委员会,由县长章松年任主任委员,推举县长章松年、 县党部书记王同德、县商会主席童子联三人为常务委员。在巨大灾难来临时,童必挥坚守岗位,呕心沥血数十天,承受着随时被鼠疫感染的危险,积极参与了绝大多数的会议和重要决策,布置应变工作,还受命担任县防疫委员会征募组组长,为鼠疫防治筹募钱款。

     为了弥补防疫经费的不足, 童必挥参与制定了《防疫经费派募办法》:一是量出为人,以保为单位分配于各乡镇; 二是各乡镇得酌各保大小贫富情形,加以伸缩; 三是先向殷富商户派募。

      义乌县防疫委员会是当地政府成立的临时性防疫组织,县防疫委员会从初期的防疫指导机构到后期的协调和保障机构, 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 做了大量的防疫工作。如诊治鼠疫患者,调查疫情;防疫注射;开展灭鼠和清洁运动;设立隔离病院和留验所;封锁道路, 建立隔离区;组织提供民夫和掩埋尸体;防疫宣传;筹措防疫经费等。 县防疫委员会虽然仅仅运行了60多天,但对于调查疫情、 防止疫情扩散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童必挥还是个感恩重义之人。西赵村民至今仍流传一个故事:童必挥曾任兰溪团管区司令官,而幼时同学赵华忠后来习武,曾加入青帮,他又经商,曾在兰溪卖过白酒。某次犯事被兰溪警察局关押,童必挥知道后星夜派秘书骑马赶到兰溪,保他出狱,而赵华忠竟然死活赖着不肯出来,最终是警察局长亲自宴请了一桌酒席,赔了礼道了歉后才肯出狱。

 

 1941义乌县防疫委员会档案

 

 

                                          拒作傀儡  

 

     1942年5月义乌沦陷,童必挥的电厂被毁,氟矿被日军霸占。日军还欲利用童必挥在军政商界的威望,胁迫他出任汉奸伪义乌县维持会会长,遭其坚拒。

     时童必挥已从县城西门寓所暂避九里江童店。日军派兵追捕,幸有童店本家闻讯冒险出城报警,童必挥遂又携家人紧急避居义南山区塔山乡石门坑村丁氏宅。日军寻迹追踪,童必挥与村民紧急避逃村后山乌猪尖,不慎从山上跌滑而下,手掌被山石荆棘戳伤而罹患破伤风,由村民翻山越岭抬往东阳紫溪村女婿邵泛萍(邵飘萍堂弟)处。又遇紫溪村被土匪围困20多天,缺医少药,不治逝世, 时年60周岁。

      童必挥至死不当汉奸卖国贼,保持了一名光复会革命党人的大气晚节。1942年的杭州《东南日报》曾以《童必挥拒作傀儡悬崖丧身》为题作了专题报道,对童必挥进行了大力褒杨:

    “义乌人崇尚节义,由来已久,明朝戚继光将军,看中了义乌人的传统思想,训练一支义乌兵,征剿倭寇 ,而获得伟大的成功。这次敌骑踏进义乌,虽也有少数出卖祖国媚敌求荣的汉奸败类,污辱了祖先的声誉,可是在敌人刺刀下仍能凛然发挥其节操的,为数亦相当可观,记者现正从事调查统计,兹就所知较确的,先成忠义录一页:

      童必挥字子联,历任浙闽军政要职,平日两袖清风,不置田宅,此次县境沦陷,群丑正欲登台的时候,他的声望,就引起敌酋的注意,决心要找他做个丑剧的主角;但他事前早已携眷避入隐僻的深山,敌伪仍毫不放松,按迹追求,终于在五指山悬崖绝壑的险境把他团团围住,他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匿伏岩穴荆棘中,忍饿达一昼夜之久,趁第二天黎明匐伏蛇行至敌兵不备的岩顶奋身一跃而下,掌心戳穿,肋骨折断,负伤匐行二三里,由乡民携负脱离虎口,不久终至伤重毙命.”

      童必挥去世时,家贫竟无资薄殓。乡人感其恩德,纷纷解囊相助,将其遗体从东阳紫溪抬回义乌,在义乌江畔钓鱼矶对面的王宅村后面童山上为他挑选了一块风水宝地,避开日本人悄悄地安葬了。2001年后义乌江滨绿廊改造,童必挥遗骨移葬江东镇黄山公墓。其墓碑书:义乌籍光复会员童公必挥之墓。

      童必挥事略入编《义乌县志》、《义乌市志》、《义乌名人录》、《稠城镇志》、《稠州公所誌略》、《稠西童氏宗谱》、《浙江武备学堂同学录》、《辛亥革命在浙江》、《浙江民国人物大辞典》等。

      一生致力于革命与实业救国的童必挥,娶义乌塔山下丁珠兰为妻,有四子三女。长女童韵雪嫁东阳紫溪邵泛萍,后改嫁海盐吴天禄,定居杭州,1980年去世。次女彩鑫、幼女韵霞均早夭。长子童詠梅少有文才,英年早逝。其余三个儿子均从事教育工作,且教书育人卓有功绩。次子童詠春曾任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主持的科研项目一度处于国内外领先地位;1963 年出席在京召开的全国高级知识分子代表大会,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后病逝。三子童咏铭曾担任义乌城区三所小学的校长,鞠躬尽瘁,逝于2005年。幼子童咏熙,温州师范学院马列室主任副教授,现已退休 。童必挥之后裔,目前散居义乌、温州、武汉、深圳、杭州、苏州等地,有20多人。

 

 

义乌石明坑村当年童必挥藏身及被难之地

  

                             东阳紫溪村童必挥离世之地

 

 童必挥遗物---肩章 

 

 

童必挥妻子及其3个儿子与奶妈

 

[笔者感悟:笔者30多年追寻童必挥的足迹,到处收集采访其事迹资料,至今始有此文。从童必挥的人生轨迹看,个人命运与国运是紧密相联的。国运昌则个运盛,国运衰则个运落。个人的命运应顺应国家大势。顺则昌,逆则亡。且因果相缘......]

                               (作者  童必挥孙  童晓2016.8.3)

 

姓 名:
电 话:
标 题:
内 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相关专题:童氏名人
·浙江省浦江县潘宅童店村——国家一级书法家童和生 (2017-10-30)
·贡士、知县、作家、诗人童益泰 (2017-7-10)
·慈溪县车厩太宗童氏近代名人初探 (2017-4-3)
·戚家军抗倭名将童子明(原创) (2016-10-26)
·明总兵官童仲揆 (2016-8-4)
打印新闻     |      关闭窗口
 


浙江童氏宗亲联谊会         义乌市童氏宗亲联谊会
童氏宗亲网 ©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 邮箱管理